中国最后一次农民战争: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1912年,大清皇帝宣统帝溥仪昭告天下宣布退位,中华民国正式建立,中国结束了持续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蹒跚的步入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社会。

然而就在这年,中华大地上爆发了一次农民起义,这场起义的规模在古代历次农民起义中并不算特别大,知名度在古代历次农民起义中也并不算特别高,这场农民起义沉默的悲壮着,但却是中国最后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白朗起义。

白朗落草

公元1912年,农历壬子年,大清宣统四年,中华民国元年,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年,北洋政府统治的第一年。这时候的华夏神州风起云涌,外国人、刚退位的清王室、各路割据军阀、国民政府等势力盘根错节,中华大地长夜难明、群魔乱舞。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灾年的流民

1911年,河南境内已经连年遭遇大旱,此时此刻的河南灾民四起、土匪横行,特别是河南中部的汝州府(今平顶山市汝州市)一带,灾情严重。由于这里西靠伏牛山,东接大平原,是地势崎岖不平的山地丘陵地带,粮食产量受影响格外严重,落魄的清王朝无力救济,导致大量流民落草成为土匪。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清朝河南行政区划

白朗(1873-1914),河南宝丰县大刘村人,在这年白朗遭当地地主王岐陷害,被官府抓捕,白朗变卖上百亩土地赎身。而后白朗带领马队,又被地方武装抢劫一空。再后来白朗家姐所雇的泥瓦工被官府以土匪的名头抓捕,巡捕趁机将白朗家姐的财物抢走。愤而不平的白朗拉拢同乡二三十人和步枪一支,开始了打劫地主的匪寇生涯。不多久,白朗从当地地主手里抢来枪支30多支,队伍增长至百余人。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平顶山市地图

占山为王,落草为寇

1912年——1913年间,白朗及其队伍还是只会打劫土豪却没有任何政治目标与追求的“匪寇”。

1912年2月,白朗纠合饥民抢劫了宝丰城东的仓库,抢夺粮食170多车。并于第二天,在城东北部的交马岭一带埋伏攻击了当天卸任的宝丰县长张礼堂,并截获了张礼堂的儿子作为人质,这次行动共获得各种枪支30余支,队伍随即发展到200余人。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今天的宝丰县交马岭

4月份,北洋政府组织讨伐军围剿白朗,经过两个月的战斗,白朗击溃讨伐军。

10月份,白朗率众向北攻打禹县,向南攻打泌阳县,遭遇多方政府军的围剿,兵败退回宝丰。

这年冬天,重振旗鼓的白朗纠集600余人突然南下攻打唐河县,一举消灭唐河县驻城部队陆军独立59团,缴获独立59团军火,同时又拉拢义军数百人,队伍增长至千余人,实力和声名大振,回头攻破鲁山县和禹县。

北洋政府重新组织了万余人的讨伐队伍,对白朗进行联合围剿。白朗兵分两路,一路向西攻打卢氏县,一路向南攻打南阳,白朗军作战勇猛,竟然使得北洋政府的军事围剿一直不能得胜,白朗的存在让北洋政府在河南的统治大为动摇。

绿林好汉到农民起义领袖的转变

如果说在1913年以前,白朗只是迫于天灾人祸,无奈走上了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趟将生涯,那么在1913年以后,白朗的人生将因为一封书信,迎来巨大的转折。这封书信,让白朗在随后不长的岁月里,彻底完成了从“打富济贫”的义军大哥到“反袁农民起义领袖”的巨大转变。

1912年白朗义军在河南的巨大动作,引起了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的重视。1913年,袁世凯派人刺杀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引发了以倒袁为目标的二次革命。

是年7月,孙中山兴师反袁,为联合国内各方力量,讨袁总司令黄兴同白朗去了一封书信。

自足下倡义鄂豫之间,所至披靡,豪客景从,志士响应,将来扫清中原,歼灭元凶,足下之丰功烈绩,可以不朽于世。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黄兴

就是这样一封慷慨激昂的书信,为白朗指明了一条具有远大抱负的道路。白朗从此不再是一个因为过不下日子而落草的土匪趟将,不再是一个打富济贫的义军大哥,他的人生迎来一个华丽的转身,成为了一位农民起义军的领袖。他领导的这场短暂的农民起义,几经波折,转战数省,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场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1913年9月,白朗率军攻克湖北重镇枣阳,自称中华民国抚汉讨袁军司令,通告讨袁。

白朗起义的辉煌历程与悲惨结局

1914年春,白朗为与江苏安徽讨袁军汇合,发兵攻打信阳,不久攻入安徽六安市。河南安徽连成一片,白朗起义军斩断了北洋政府南北之间的联系,在中原地区肆意穿插,对袁世凯的统治形成了巨大的军事威胁。

震惊之下的袁世凯电令段祺瑞集合数万部队围剿白朗。面对北洋兵锋,白朗决定转战四川,在四川建立根据地,以图依托四川为根基,进行持久的反袁斗争。

3月份,白朗回师攻克紫荆关西进,4月突破商南逼近西安近郊。随后又突破陕西围剿部队的封锁线,相继攻克周至、乾县、陇县等地,起义军进入甘肃,兵锋直达天水通渭县。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图册白朗过秦川

此时,陕甘部队前堵后追,两万人向天水逼近,企图在天水一带围歼白朗军。长久征战的起义军这时候极其需要休整和相应的军需物资,而雪上加霜的是,白朗在甘肃未能处理好与当地少数民族的关系,导致起义军不但得不到当地群众的支持,反而和群众陷入激烈的火拼,造成了起义军极大的损失。

5月底,已近弹尽粮绝的起义军东归。一路恶战,冲破层层封锁,于6月底再次回到紫荆关,并于7月3日回到宝丰县。这时起义军已只剩下千余人,本应重整军队的白朗却犯下了一个重大的错误,号令宝丰鲁山籍士兵回家探亲。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今日的虎狼爬岭

一支具有顽强战斗力的军队,一下子做鸟兽散,各自回到家中,随后宝丰县鲁山县政府出动阻挠扣押探亲士兵,并派地方武装再次围剿白朗。

7月20日,宝丰县地方武装将只剩下数十人的白朗军围困在宝丰县商酒务镇北部的虎狼爬岭,双方激战6日,26日清晨,处于弱势地位的白朗开始突围,途中遭遇邻汝县地方部队,双方进行了一场恶战,寡不敌众的起义军全军覆没,白朗中弹身亡,最后被枭首示众,终年41岁。

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
 
 
 

▲被枭首示众的白朗

白朗起义的意义

白朗起义不如中国历次的大规模农民起义那样有纯粹的农民阶级的政治追求;不如他们那样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也不如他们那样处于一个只有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矛盾的社会环境之下。终其数年的战斗过程,在历次农民起义中也只算的上小打小闹,没有建立自己的政权,也没有一方土地是自己稳定的根据地。

白朗生身清末,列强已经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门,各国势力犬牙交错,军阀割据已使中华大地陷入无尽的动荡。在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南方的革命党人不断发动起义,资本主义政权的建立看似已触手可及,却又遥遥无期。

一个遭了天灾人祸的农民,被迫落草占据山头成了一个土匪头子。怀着天下苍生的胸怀打富济贫,成了远近闻名的绿林大哥。接受革命党人的宣传理念,义无反顾的走上反对袁世凯复辟独裁的革命道路,成为了顺应资产阶级发展的农民起义的领袖。白朗反对袁世凯政府对外国列强的懦弱,反对外国人在中国拥有治外法权,其身上又具有强烈的反帝国主义色彩。

白朗是个纯粹的人,想要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白朗是个矛盾的人,一方面具有浓重的农民阶级特性,一方面又具有追求完美政府的资本主义政治主张的资产阶级特性。

白朗是个悲情的人,生于斯,长于斯,战于斯,亡于斯。

白朗是个小人物,他只是中原腹地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农民。

白朗是个大英雄,他在山河倒悬、人命轻贱的年代,勇敢的站出来,带领一支弱小的盲流军队奋不顾身的追求河山安然、海晏河清的承平盛世。

常见问题

  • 2020年10月22日Hi,初次和大家见面了,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