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末年大饥荒!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曾经有人问最惨淡的历史是什么?曾经也有人问最恐怖的历史是什么?我在两个回答下都写过这五个字:大饥,人相食。

我以前说:史官无情、史笔如铁,一部二十四史写尽多少繁华兴盛,又写尽多少惨绝人寰,不过寥寥数笔而已,芸芸众生在历史书上,不过是一串没有姓名、没有感情的数字罢了。

有些人很幸运,躬逢盛世,一生富足,不受冻虞之苦。有些人没那么好运,最终变成了天灾人祸、饥馑流年里路边的一把枯骨。

大饥,人相食!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图文无关

 
 
 

据邓拓先生在《中国救荒史》中的统计,中国自商汤一十八年(公元前1766年)——1937年的3703年间,共发生水、旱、蝗、震、疫、雹等灾害合计5258次,这就是说,平均每6个月中国就会发生一次灾情。

另据英国生物化学家李约瑟先生的统计,公元前206年——公元1936年这2142年间,中国遇旱灾的年份高达1031年,遇水灾的年份高达1060年,平均每年时间中国都有水旱灾发生。

翻看史书,在历次水旱灾荒中,烈度之强、持续时间之久的,恐怕很少有能超越明末的。特别是崇祯年间,几乎是年年有灾荒,岁岁非丰年。

崇祯元年

秋七月癸酉,召对廷臣及袁崇焕于平台。壬午,浙江风雨,海溢,漂没数万人。

在《思宗本纪》中史官只记载了浙江遭遇暴雨洪涝灾害的情况,被淹没者数万人。这数万人的姓名我们不得而知,他们死前的绝望,我们也不得而知。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这句冰冷的“湮没数万人”

地方志和野史的记载则相对丰富一些,陕西地方历史记录的则是:崇祯元年,全陕天赤如血。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月西乡旱,略阳水涝,民舍全没。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无。

崇祯二年

癸亥,以久旱,斋居文华殿,敕群臣修省。

正史中又是轻描淡写一句话,皇帝斋戒为陕西山西祈雨。

地方志的记载则极其恐怖:

怀来县:夏大旱。至二年春,斗米银一两,人相食。

宣化县:大饥,人相食。

赤城县:大饥,人相食。

深鹿县:春,斗米银一两,人相食。

阳原县:大饥,人相食。

万全县:大饥,人相食。

崇祯三年

夏四月乙卯,以久旱,斋居文华殿,谕百官修省

正史中又是简单的记述了一句崇祯皇帝祈雨。但是事实上陕西的情况非常严重,时任陕西巡抚冯懋才在给崇祯皇帝的奏折《备陈大饥疏》中详细描述了当时陕西的惨况:

自去岁一年无雨,草木枯焦。八、九月间,民争采山间蓬草而食,其粒类糠皮,其味苦而涩,食之仅可延以不死。至十月以后而蓬尽矣,则剥树皮而食。诸树惟榆树差善,杂他树皮以为食,亦可稍缓其死。殆年终而树皮又尽矣,则又掘山中石块而食。其石名青叶,味腥而腻,少食辄饱,不数日则腹胀下坠而死。

最可悯者,如安塞城西有粪场一处,每晨必弃二、三婴儿于其中,有涕泣者,有叫号者,有呼其父母者,有食其粪土者。至次晨则所弃之子已无一生,而又有弃之者矣。

更可异者,童穉辈及独行者一出城外,更无踪影。后见门外之人炊人骨以为薪,煮人肉以为食,始知前之人皆为其所食。而食人之人亦不数日面目赤肿,内发燥热而死矣。于是,死者枕藉,臭气薰天。县城外掘数坑,每坑可容数百人,用以掩其遗骸。臣来之时,已满三坑有余,而数里以外不及掩者又不知其几矣。小县如此,大县可知;一处如此,他处可知。

——《备陈大饥疏》节选

崇祯四年

夏四月庚戌,祷雨。

是冬,延安、庆阳大雪,民饥,盗贼益炽。

秦晋一带夏天大旱,冬天雪灾,又是死人无数。

大饥,人相食!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图文无关

 
 
 

崇祯五年

六月,京师大雨水。壬申,河决孟津。

六月,北京地区遭遇暴雨袭击,黄河在孟津决口,两岸百姓的死伤状况在《思宗本纪》中没有具体的记载。

山西、陕西地方志的记录就具体的多。

另外山西地方志记载:

河曲县:大饥,人相食。时斗米五钱,军民争食死人。有李崎杀人而食,事发,至毙杖下。

永和县:大早,人相食,惨不可言。

陕西地方志记载:

安塞县:人相残贼,僵尸遍野。

子长县:春旱,人相食。

崇祯六年

这是崇祯上台以后《思宗本纪》里第一次没有记载国家灾害的年份,但是这并不是说这年国家没有发生大的灾害。而是山西地区的旱灾几乎持续了一整年,被记录在了崇祯七年的历史中。

我们还来看山西地方志,

汾阳县:自八月至明年四月不雨,大饥,民相食。

隰县:六、七两年,旱,斗米价银五钱,人民食草根木皮,死者枕藉于路,且有食人肉者。郡人李时进自食其子。

永和县:六、七年,大旱,民间食草饭砂,人相食,惨不堪言,莫甚于此。

崇祯七年

山西自去年不雨至于是月(三月),民大饥。

六月,甲戌,河决沛县。

山西自崇祯六年遭旱灾,附近的陕西、河南也并不乐观。当时已经卸任的河南籍兵部尚书吕维祺就给崇祯皇帝去过一封书信,这封信写的文采飞扬,把河南当时的凄惨状况刻画的淋漓尽致。

数年来,臣乡无岁不苦荒,无月不苦兵,无日不苦挽输。庚午旱;辛未旱;壬申大旱。野无青草,十室九空。

受灾之地,村无吠犬,尚敲催征之门;树有啼鹃,尽洒鞭扑之血。黄埃赤地,乡乡几断人烟;白骨青磷,夜夜似闻鬼哭。欲使穷民之不化为盗,不可得也。

——吕维祺上书节选

崇祯八年

《思宗本纪》没有记录中国的灾害情况,但是河南当时的状况依然严峻,

汝南县:春大疫。谷贵,民多饥死,父母妻子析离,縻人而食,甚有母食子,幼食老者。

上蔡县:春大疫。大饥,人相食。

很多老百姓被饿死,有父母吃掉子女也有年轻人吃掉老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

大饥,人相食!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图文无关

 
 
 

崇祯九年

二月,山西大饥,人相食。乙酉,宁夏饥。

三月,振南阳饥,蠲山西被灾州县新旧二饷。

这年山西、宁夏和河南同时期发生重大饥荒,以山西和河南南阳地区的饥荒尤为严重。

唐王朱聿键在给崇祯皇帝的上书中描述了南阳地区的灾情:

饥民没有粮食,只能挖野草、吃树皮,后来野草和树皮也没有了,就开始人吃人。甚至有母亲把女儿杀掉吃肉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

崇祯十年

三月辛亥,振陕西灾。

秋七月,山东、河南蝗,民大饥。

大旱之后遭逢蝗灾,自崇祯皇帝即位开始,山西、陕西、河南几乎没有一年是好的,十室九空、饿殍遍野在这几个省份似乎都成寻常场景了。

崇祯十一年

六月,两畿、山东、河南大旱蝗。

九月,陕西、山西旱饥。

 

大饥,人相食!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图文无关

 
 
 

崇祯十二年

六月,畿内、山东、河南、山西旱蝗。

崇祯十三年

闰正月乙酉,振真定饥。戊子,振京师饥民。癸卯,振山东饥。

三月,振畿内饥。

秋七月庚辰朔,畿内捕蝗。

八月甲戌,振江北饥。

十一月戊子,南京地震。

是年,两畿、山东、河南、山、陕旱蝗,人相食。

这是河南、山东连续第四年旱灾蝗灾并举,地方志的记载也一样,灾情最严重的地方依然在陕西、山西、河南一带,记录依然是大饥,人相食。

崇祯十四年

六月,两畿、山东、河南、浙江、湖广旱蝗,山东寇起。

连续第五年旱灾蝗灾并举。

崇祯十五年

九月壬午,贼决河灌开封。癸未,城圮,士民溺死者数十万人。

《思宗本纪》中终于没有再记载旱灾蝗灾,更恶劣的是,农民起义军掘开开封黄河大堤,引黄河水灌入开封城,直接淹死明朝正规军和开封一带百姓数十万人。

崇祯十六年

京师自二月至于是月(七月)大疫,诏释轻犯,发帑疗治,瘗五城暴骸

九月,凤阳地屡震。

北京地区发生重大瘟疫,持续半年之久,因瘟疫而暴毙的百姓又是不计其数。

崇祯十七年

正月庚寅朔,大风霾,凤阳地震。

乙卯,南京地震。

在崇祯皇帝生命的最后两个半月内,安徽凤阳、江苏南京发生地震,伤亡情况不见于正史,我不去做推测。

大饥,人相食!被埋在历史角落的崇祯年饥民们!

图文无关

 
 
 

《资治通鉴》写了1363年的历史,不过才出现41次大饥,33次人相食。我们抛开地方志和野史记载,单说《明史·本纪》第二十三、第二十四《思宗本纪》,就出现了多少次大饥,又出现了多少次人相食?那背后是一群活生生被饿死、被虐杀的人。

这种悲剧在整个崇祯年间,一年又一年的重复发生、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上演。

在史书里,他们没有喜怒哀乐,没有聚散离合,没有姓名性别,只被史官们客观的记录下来,在某年某月某地,他们被饿死了,他们甚至人吃人,总之,最后,他们都死了。

最终,他们被掩埋在历史的角落里,成为我们翻看历史时被提供的数据。

余温散去,我们无法复原那十七年间的凄惨场景,只知道,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这么一群人,他们悄无声息的存在过,最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去。

(注:

正史记载内容取自《思宗本纪》

地方志记载取自元清吧网友功夫可乐的统计数据

图片来自网络

另:第一次发表后被勒令整改,原因是图片或描述容易引发他人不适应,所以这次我修改了图片并删除了很多地方志的记述和文字的描述。)

常见问题

  • 2020年10月22日Hi,初次和大家见面了,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