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不下县是什么意思:古代为何皇权不下县?

“皇权不下县”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老话,这句话是温铁军先生对我国历代基层治理策略考察时总结的一句话。

这句话形容了古代社会至高无上的皇权无法直接统领国家最基层的问题,以至于在基层社会的实际管理中,形成了一套区别于国家正规管理体制的自治系统。

当然了,这不是皇权不想直达统治下的任何人,而是由于时代的约束,皇权无法直达统治下的任何人。

我国从奴隶社会的夏商周开始,一直到封建王朝的终结时代——清朝,皇权其实一直都没有触及过社会的最基层。

01.分封制的时代

 

古代为何皇权不下县?
 
 
 

▲分封制的社会结构

自夏朝开始到秦朝结束,分封制在我国存在了大约2000年时间,分封制是基于奴隶社会的一种国家管理模式。

天子将自己的土地和人口分赏给王室或者功臣,受封的这些人在这片土地上组建自己的政权,是为诸侯国。

诸侯则需要承认天子的最高统治者身份,服从天子号令,为天子镇守国土,并且按期进贡和述职。

诸侯王再将自己的封土分封下去,形成卿大夫这个阶层。如此循环,直至最后形成平民和奴隶这个阶层,由平民直接统领着奴隶进行最直接的社会生产。

这套管理体系,自上向下由上一级为下一级提供合法性和保护,自下往上又由下一级为上一级提供供奉和拱卫。各阶级之间不能越级发生直接的联系,只能直接与自己有统属关系的上下级进行联系。

所以,形容分封制社会的特点有一句非常贴切的话: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作为国家权力结构最顶端的天子,他的权力只能下探到诸侯国一级,诸侯下一级的卿大夫、再下一级的士、平民、奴隶等阶级是不受天子直接管理的,虽然他们在名义和法理上都属于天子的私产。

这套管理体系相对来说比较松散,这是由于当时社会生产能力太过低下造成的。奴隶社会,道路不通,交通落后,信息传达不及时,各地实际情况不一样,面对庞大的国家,天子是无法直接对社会的方方面面形成实质上的影响的。

所以,天子只能就近管理诸侯国,至于诸侯国内各式各样的事物,就交给诸侯国自己去处理,天子只需要管住诸侯王这一群人,就间接的统治了天下。

02.郡县制的时代

 

古代为何皇权不下县?
 
 
 

▲秦国郡县图

郡县制早在东周这个奴隶社会时代已经有了,目前公认最早设置“县”这一行政级别的是公元前八世纪的楚国。

后来随着秦国的统一,经过朝廷内部的争论,最终才把郡县制这一国家管理及行政制度合法确立下来。

郡县制的出现打破了分封制下天子只能直接管理诸侯国而无法实际影响社会中下层的政治困境。

经过秦始皇的改革,原来诸侯世袭的任官制度变为皇帝直接任免的流官制度。天下郡县的长官直接由皇帝本人任免,在县以下,设置里正、亭长等吏,他们由县令管辖并负责各地基层的管理工作。

这里有一个和现在不同的地方,里正、亭长并非朝廷命官,而是由县令委任的基层管理人员。在国家行政管理结构上,县以下的管理单位是国家权力的真空地带,只能依靠县令委任的这些吏以及民间自发形成的宗族或者类宗族公社完成管理工作。

在实际上,由于皇帝本人精力有限,全国的县令皇帝本人也无法切实管理起来,更不用说直接管理到里正、亭长等基层组织。

县令是皇帝本人任命的,县以下的管理单位则需要县令委任,最好的办法是县令任用当地有威望的人代为管理某一地方,或者直接默许宗族在地方上的自治权以获取宗族社会对自己的服从。所以,里正、亭长等基层组织一直具有较高的自治权。

既然赋予宗族等基层组织高度的自治权,那么必然意味着国家权力无法全面、深刻的渗透到国家的方方面面。

基于以上原因,虽然郡县制开启了中国中央集权的时代,令皇帝的意志可以传遍四方,但皇帝的意志与国家的权力,依然无法触及社会的基层。

03.行中书省的时代

 

古代为何皇权不下县?
 
 
 

▲元朝行省示意图

自秦朝到宋朝,郡县制一直都是国家行政分级制度的核心,虽然历朝各代有不少改动,但是其核心都是郡县制。

元朝采用并改造金制,把宋朝的路、州制度又加以改革,形成了行省、道、路、县的四级行政制度。将行省作为移动的中央机构直接下放到地方,大大加上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

但是,这只是解决了帝国权力在中层的分配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县级以下不独立设置行政机构的问题。国家虽然牢牢把握中层的权力削弱分裂势力,但是这是解决不了基层社会依然不受国家权力直接控制的问题的。

我们讲中央集权制度,中央集权的本质就是国家权力可以越来越直接的管理到能够独立生产并纳税的单位。以秦朝设立郡县制为发端,皇权通过各级管理机构不断的下探,一直到行省制度成熟,皇权的影响力从来没能越过县级这个行政管理机构。

也就是说,在整个封建时代,国家权力从来没有真正的直接到达过这个国家内部的每个纳税单位——从事小农生产的家庭和个人。国家权力无法直接和这些纳税单位直接发生联系并且触发反馈。

自秦至元,自元至清,再到民国,国家权力最低只能下探到县,再往下的基层治理,只能依靠宗族,依靠自耕农的自觉,而宗族官宦还要从佃户和自耕农手中盘剥走一部分本属于国家的税收资源。

一直到新中国建立,我们重新划分了省、县、镇三级管理机构,又在社会最基层组建党组织,才解决了中国自分封制社会开始历时4000年时间国家权力无法直接管理最基本纳税单位的问题。

这时候,纳税人只需要和国家权力发生直接的联系,互相出让权力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国家的管理工作就能够进行。

纳税人无需再考虑国家权力是否存在覆盖不到的地方,自己需要出让一部分权力给宗族以换取这部分义务的问题。

04.综述

“皇权不下县,县下皆宗族”的本质是纳税人出让自己的权力赋予国家的同时,国家无法承担相应的义务。纳税人只得将该出让于国家的权力,分出一部分给宗族,以换取国家无法承担的这部分义务。这是由于古代社会生产力落后的原因造成的,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眼光看待古代的问题。

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之下,即使国家的管理能力再强大,也无法填补国家直接和纳税人产生联系而出现的权力真空地带,而这个真空地带,就自然而然的被宗族取代了。

国家权力无法触及的地方,需要宗族出面保障基层社会的稳定;宗族权力无法触及的地方,又需要依靠国家权力出面协调。这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

但是在社会实践中,宗族在很多地方又会和国家权力形成对抗,比如国家法制权力和宗族私法权力的对抗。这又是一种相互对抗的关系。

这种既互相依存又互相对抗的矛盾关系,伴着整个古代社会存在了4000年时间。

时至今日,社会越来越兴旺发达,生产能力日新月异,国家权力可以直达个人,宗族的存在就没有必要了,这也是现在宗族日渐消亡的原因。

常见问题

  • 2020年10月22日Hi,初次和大家见面了,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