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女性地位高吗: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宰相李林甫有六个女儿,为了让女儿们选到如意郎君,他就在厅堂的墙上开了一个小窗,再遮上纱幔。每当有贵族子弟来拜访,他就让女儿们在窗内观看,希望能找到合女儿心意的佳配。

浅论唐朝女性婚姻地位: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唐代女性

要知道,封建社会历来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奉为定则,就连男子都很难为自己的婚姻大事做主,更何况是地位低下的女性。可唐代却是一个特例,无论是相对开放的婚姻制度,还是明显提升的女性地位,都显示了这一点。下面就来看一看,唐代女性在婚姻关系中的特殊待遇。

离婚极为常见,再嫁不以为非

《唐律》中规定的离婚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和离”,是男女双方自愿的协议离婚;第二种是“出妻”,就是大家总会在古装剧里听到的“七出之条”,是说只要女子犯了“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口多言、盗窃”其中的一条,丈夫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休妻。这种情况下都无需经官,只要做成文书,给双方父母和证人签个名就算离婚成功了。第三种离婚是出现“义绝”和“违律结婚”的情况下,由官府判决的强制离婚。

在这里要提一句,《唐律》承袭了古代“三不去”的定则,规定在三种情况下不可以休妻:一是妻子家族丧亡,一旦被休将无家可归的;二是妻子曾替公婆服丧三年的;三是娶妻时家中贫贱,后来富贵的。这无疑是对处在劣势地位的女性的一种保护。

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不定罪)。”当时社会上对离婚、再嫁都有一种较为宽容的态度。敦煌出土的唐代《放妻书》中就有这样一段,“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可能因为唐人骨子里的浪漫,连《放妻书》也是话语温柔,豁达宽容,甚至大方祝福妻子早日再结良缘。

浅论唐朝女性婚姻地位: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放妻书

从史实上来看,唐代的公主们,再嫁、甚至三嫁的也大有人在。据《新唐书》和《唐会要》记载,唐代公主有嫁人记录的有134位,二嫁的有25位,三嫁的有3位,四嫁的有1位。抛开这些金枝玉叶不谈,大文豪韩愈的女儿先嫁李氏,后嫁樊氏;山东名族卢氏,在丧夫后,又被当时的工部侍郎李思冲求亲。得益于相对淡薄的贞操观念,生活在唐代的女性很少受到“一女不事二夫”、“从一而终”的困扰。

你既妻妾成群,独我空守闺房?

如果说大家对男人的三妻四妾司空见惯,对女人蓄养情人、婚外私通的艳事恐怕就没这么习以为常了。可事实上,在唐代上流社会的贵妇之中,这等风流之事确实不少见。

按说最应循规守矩的宫廷后妃,先有高祖的张婕妤、尹德妃和皇子建成、元吉私通;后有中宗的韦后、上官昭容和武三思厮混。除了后妃,唐代公主豢养男宠的也大有人在。《新唐书·公主传》中记载,太宗的女儿合浦公主、高宗的女儿太平公主、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顺宗的女儿襄阳公主等,都不止有一个男宠,而且大张旗鼓、毫不掩饰。达官显贵的内院中,也不乏这些艳事。就说高宗时的宰相许敬宗,原配早早去世,他便续娶了继室,可这继室和他的长子许昂一直私通。

浅论唐朝女性婚姻地位: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韦后

《开元天宝遗事》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杨国忠去江浙地区出差,他的妻子十分思念他,有一天晚上梦到和他同床共枕,之后就怀孕了,生下来个男孩。等到杨国忠出差回来,他的妻子就把这事和他说了。杨国忠就说了一句话,“此盖夫妻相念情感所至”,他的意思是,之所以妻子会梦中怀孕生子,一定是因为我们夫妻情深啊。因为这件事,他也成了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所谓的梦中有孕不过是骗人的幌子,不需细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杨国忠对妻子的这种行为不仅不怪罪,反而为她开脱,不仅仅是顾及自己的名声,也是因为夫妻间有一种不相禁忌的默契。在这种“不相禁忌”的情势下,男女通常享有对等的婚外偷情的自由。

上至天子下到民,“怕老婆”引领新风潮

如果说婚外偷情是唐代女人对男人多偶制的不满的侧面表达,那么“悍妒”就是对这种不满的最直接的宣泄了。也正是因为妻室的“悍妒”,唐代兴起了一股“惧内”之风,几乎吹遍了整个上层社会。

《御史台记》中记载,管国公任瑰十分怕妻子,就连太宗皇帝奖赏的两个侍婢都不敢收下。于是,太宗召见了任瑰的妻子,对她说:“像你这样妒忌的妇人,犯了七出之条。如果你能改正,就不做惩处,如果不知悔改,就只能罚你喝下毒酒了。”谁知这位“妒妇”宁可喝毒酒,也不许丈夫妻妾成群,当即喝下了毒酒。直到回家和亲人诀别时才发现,喝下的并不是毒酒。后世传言说,太宗赐她喝的其实是醋,“吃醋”一词也是从此而来。刘餗(sù)的《隋唐嘉话》中也有一则颇为相似的故事,只不过喝醋的主角换成了房玄龄的夫人。

浅论唐朝女性婚姻地位: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隋唐嘉话》

刘餗还为我们记述了另一篇更为泼辣的故事,在贞观年间,桂阳令阮嵩在宴请客人时,找来了几个女奴唱歌,本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可他的妻子却拔刀冲到了宴席,客人吓得四处逃窜,阮嵩也被吓得躲在了床底,还因为这件事丢了官。其实在当时,怕老婆的大有人在,连皇帝都不例外,高宗和肃宗惧内众所周知,中宗怕韦后更是出名。

唐代不相禁忌的情况和惧内之风的盛行,是当时婚姻关系中既矛盾、又统一的两个侧面,既反映出丈夫对妻子控制的宽松,又表现出妻子对丈夫的多偶的约束,而这两个侧面指向了同一个内核——唐代封建礼教的薄弱和妇女地位的相对提高。



浅论唐朝女性婚姻地位:为什么有人可以改嫁,有人成了“悍妇”?

唐代女性

相对于前朝、后代封闭禁锢的婚姻,唐代女性在婚姻关系中表现的更为自由,女性地位也远高于其他历史时期,这不仅仅是基于经济繁荣、国势昌盛、文化灿烂、思想活跃的盛世局面,也是受到了民族融合过程中犷悍风气的浸染,以及武则天改制称帝等诸多社会因素的影响。唐代的婚姻制度虽然不能说是封建社会中的理想婚姻制度,却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正面意义。

常见问题

  • 2020年10月22日Hi,初次和大家见面了,请多关照!